快捷搜索:  as  as  xxx

【我与五色土】岳强:送你一抔五色土

我之所以长期订阅《北京晚报》,是因为上面有“五色土”副刊。我觉得报纸的新闻版面大同小异,一个新闻事件发生了,几乎所有报纸都有相关报道。报纸与报纸之间的差别就在于副刊,副刊的优劣,也就成为报纸品位的分野。

作者:岳强

三十多年前,我家住在老古城前街的一幢平房里,我每天穿过两条胡同,到邮局购买《北京晚报》。那时的《北京晚报》只有四个版,每份两分钱,而眉目清秀的“五色土”副刊,常常使我如痴如醉。

我最喜欢的栏目是“一分钟小说”,这个栏目的特点是篇幅短小,用一分钟时间说百姓身边的事,讲百姓心中的理,微言大义,难能可贵。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金木水火土的形态、酸甜苦辣咸的滋味,使“一分钟小说”成为我的精神盛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一分钟啊!在“五色土”上读小说的那些一分钟,成为我记忆中一个个温暖的瞬间。

在阅读《北京晚报》的同时,我也给五色土副刊写稿。我第一次在“五色土”上发表作品是1995年2月2日,那是一篇不足千字的怀旧散文。小时候在鲁西南乡村,我听收音机报时总是把“北京时间”听成“北京十点”,就以为北京永远处于阳光灿烂的时刻,因为那里有天安门,有毛主席。美丽的误听成就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那篇稚嫩的文字表达了一个乡下孩子对北京的向往,以及我对童年美好时光的怀念。

儿时的乡村虽然贫寒,却充满快乐,尤其是在过年的时候。每到年关临近,人们就从十二里外的集市上买红纸、蜡烛、灯笼、烧酒和肉等年货,当然还有花炮。家家户户忙着扫院子、贴春联时,孩子们就在街巷里摔四角、抽陀螺,间或放几个鞭炮。在飘着肉香的袅袅炊烟里,鞭炮的脆响让孩子们兴奋不已。我们除了放炮仗,还点滴答筋儿。滴答筋儿的形状有点像炮仗的导火索,但比导火索粗,也比导火索长,点燃后迸发出星星点点的火花。夜晚的村庄,只要有孩子们游戏玩耍的地方,就有美丽的火花闪烁。过年的花炮成全了我童年的快乐,于是我写了散文《故乡的花炮》,这篇散文被《北京晚报》作为“春节专稿”,发表在2006年2月3日的《北京晚报》“五色土”上,那天是大年初三。

后来,我作为石景山区政协委员,参与文史资料编辑工作,多次到石景山实地考察。历史上曾有“燕都第一仙山”美称的石景山,位于长安街延长线西端,首钢原厂区西北角,永定河东岸。石景山不高,海拔仅183米,属于太行山余脉,但那里故事很多,别名也多。现名以外,它还叫过湿经山、失经山、石井山,而且每个名字都伴随着一段美丽的传说,而且据说这些传说都与《西游记》有关。于是,我写了散文《京西有座石景山》。这篇散文在2012年2月3日《北京晚报》“五色土”上发表时,新版《西游记》正在多家电视台热播,所以文字以外还配发了一张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的插图。

以五色土建筑的社稷坛蕴涵着古人对土地的热爱,而以“五色土”命名的晚报副刊,蕴含着《北京晚报》对读者的人文关怀。每天傍晚,在你拿到《北京晚报》的同时,也得到了一抔吉祥的五色土,那是一声问候,也是一种祝福。

来源:北京晚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