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  xxx

关店、裁员,大白汽车“全线撤退”,趣店要改

原标题:关店、裁员,大白汽车“全线撤退”,趣店要改行做家政?

作为被寄予厚望业务条线,互金新贵趣店的大白汽车条线似已“夭折”,其传出关店、裁员的消息,由此罗老板便想出了另一招——转行家政,一个无法读懂与现有业务框架的关联。而互金风暴之后,趣店自信贷业务开始横向拓展,每一次转型均事关前途,但至今仍前途难卜。 市值缩水百亿,股价跌去八成有余,趣店自初上纽交所的辉煌后,今朝便已落入谷底。

9月22日,趣店突然被曝旗下大白汽车条线或将大幅裁员、线下门店也开始大规模关店的消息。

9月23日,趣店对旗下大白汽车的关店传闻行了回应。趣店说,“关店”就是正常的门店优化和调整。传言也许有所夸大,但趣店的回应也从侧面坐实了大白汽车正在“调整”的事实。

颇为尴尬的是,去年10月方才上线的大白汽车,已然成为趣店业绩的重要组成。日前,趣店所披露的二季报中显示大白汽车销售所带来的收入占其营收超三成。

靠着蚂蚁信用的绿色通道,趣店以现金贷模式发家,上市之后却再也未能复制当初的成长速度。从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到股价一路暴跌,到大股东争相套现离场,与蚂蚁金服“分手”,趣店正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急时刻。

“尴尬”的大白汽车

尽管营收利润同比上涨,8月24日二季度财报发布至今,趣店股价又跌去三成,未改颓势。

财报显示,趣店二季度总营收为22.4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24.7%;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利润为7.3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2%,创下历史新高。

这其中趣店金融业务收入14.59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的65.02%。大白汽车上半年销售收入7.85亿人民币,环比增长43.7%,占总收入的比重达35%。增长最快的助贷业务实现4.52亿元,同比增长2913.33%。助贷业务的快速增长,与此前趣店财务方面将ASC605会计准则修改为ASC606,从“分期计入”变为“一次性计入”密切相关。

此外,趣店大白汽车在为趣店带来业绩支撑的同时,其重资产模式也令趣店的成本支出飙升。“插班”的大白汽车竞争优势显然要弱于早已深入市场的易鑫、优信、瓜子等公司,重资产模式下前期成本的投入也正令趣店“不堪负重”。

根据财报,趣店披露的二季度总成本为14.73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05亿元增长263.7%。其中,营收成本为9.478亿元,同比增长387.8%,主要由于大白汽车业务产生了较高的销售类租赁成本。

不仅成本上升,大白汽车的新车交付总数也远低于曾经的10万预期,仅15082辆。

财报公布后,趣店集团创始人、CEO罗敏相当“乐观”,他表示:“我们对公司第二季度的表现非常满意。我们的注册用户数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的势头,与此同时,包括逾期率在内的核心风控指标得到了显着改善”。他表示,市场重归稳定后,趣店凭借在合规性、资金端以及由大数据、AI驱动科技创新方面的优势,将拥有更好的长期盈利能力。

9月20日,德意志银行的一份研报称,趣店正在重新聚焦现金贷业务。尽管汽车金融车销量从预期的10万辆降至2.5万辆。其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显示出趣店正在缩减低利润的汽车贷款业务,重新关注高利润率的现金贷款业务。

至此,趣店对于大白汽车的“调整”就显得是理所当然。不过,重新聚焦消费金融是趣店未来的唯一的方向吗?罗敏也许另有打算。

转型针对“千万净资产”人群的家政服务

这一次,罗敏瞄向了“净资产千万美元”家庭。

进入到2018年,罗敏在厦门新成立了三家公司,并分别担任三家公司的执行董事与法人、总经理等职位。这三家公司分别是厦门唯谱家科技有限公司、厦门优享时代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和厦门趣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天眼查

其中,唯谱家与优享时代与他们之间的关联似乎正透露出罗敏的下一步布局。

图片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罗敏持有95%的股权为厦门唯谱家科技的实控人,厦门唯谱家100%持有北京唯谱家股权。9月以来,厦门唯谱家与北京唯谱家的法人均已变更为刘震涛,刘震涛正是大白汽车的负责人之一。

罗敏同时为厦门优享时代的执行董事、刘震涛为经理,厦门优享时代则由VIP PLUS?100%控股。

在厦门唯谱家科技的一则招聘广告中揭示出了这几家公司之间的联系。这则厦门唯谱家科技的招聘广告团队介绍一栏称公司为美国上市公司趣店集团旗下项目VIP+唯谱家,专注于净资产千万美元以上的家庭。主营业务包括保姆,育婴,高端医疗,私人定制旅行,儿童陪伴,私人管家等,提供一站式全能管家式“黑卡”服务。创始团队成员均为美国上市公司趣店集团高管团队。

这一切似乎显示着,在“插班”汽车新零售成效不尽人意后,趣店已开始着手布局新的方向,八月底九月初厦门唯谱家科技密集在湖南、武侯、西安、贵州与重庆等地开设新的分公司,布局正徐徐展开。

只是这一次,罗敏把目光瞄向了更高端的人群,无论是消费金融还是汽车金融,过去趣店的业务线所针对的人群多在于年轻的消费群体,罗敏正带领着趣店去探索着一个充满着未知风险的新的方向。

痛失蚂蚁金服,市值再缩水三成

消费金融业务的颓势、大白汽车的不尽如人意与仍未见有起色的股价,耗尽了趣店股东和合作伙伴们的耐心。

8月23日彭博社最先透露出蚂蚁金服与趣店不再续约的消息。这一则消息随后在趣店财报中被证实。

除作为趣店的股东,蚂蚁金服还在获客与风控方面给予趣店支持。失去了蚂蚁金服的趣店如何在消费金融的业务条线上获取重大突破?趣店CFO杨家康曾坦承,大约有30%的新借款人是通过趣店与支付宝的合作协议下的某项具体合同来注册的。

在趣店财报透露出的信息当中,最为令人担忧的正是其上半年活跃借款用户数的下降。财报显示,上半年趣店活跃借款用户数为400万,同比下降160万人,降幅近三成。甚至在今年一季度,趣店的活跃借款用户数尚有410万。

然而,趣店失去的何止是蚂蚁金服。上市后,已经有包括杜力、曹毅等股东出售过趣店股票,除了减持外,趣店的一季报披露的同时也带来了公司董事曹毅与李世磊辞职的消息。昆仑万维与国盛金控也纷纷在五月公告,将根据市场实际情况择机出售持有的趣店股份。

从成立到上市趣店用了3年零7个月的时间,从117亿到如今的16.41亿趣店只跌了一年。投资者对趣店“增长”的业绩并不买账。

罗敏最新开辟的唯谱家的一站式“黑卡”服务会为趣店带来新的生机吗?曾经趣店收割着一群消费水平超出了消费能力的低收入群体,过去的逻辑用在“净资产千万美元家庭”的身上仍然适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