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  xxx

杭州名中医养几万只蜜蜂 病人排队等着被蜇

前不久,读者徐先生给都市快报打来电话:我70多岁了,年轻时上山下乡,当上了“赤脚医生”,机缘巧合之下学习了蜂毒疗法。如今,想在身体好的时候把这个技术贡献给社会,让更多人知道这一种古老而小众的疗法,也希望可以到医院或者医学院去讲课。

徐大伯家住杭州市下城区的武林路上,他说,自己的祖母以前是红十字会的会员,还当过妇救会会长,他从小就受祖母影响,对医学有浓厚兴趣,后来对蜂毒疗法做了研究。上世纪90年代,他们两口子做过十年的蜂疗。如今只是在家中给自己和老伴做做蜂疗。

“这是一种传统而古老的疗法,是以活体蜜蜂直接螫刺选定部位(一般为痛点+根据经络学选取的其他穴位),使蜂毒进入皮下的方法。”徐大伯心里始终有一个愿望,就是想让更多人知道并传承这种蜂毒疗法。

杭州唯一的蜂疗门诊在市红会医院

已开设28年病友相约每周按时报到

蜂毒疗法,听上去蛮新鲜,它利用什么原理治病?医院里有相关门诊吗?打听了一下,还真有,在杭州,市红会医院设有中医蜂疗专科,而且历史蛮悠久了,从1990年开设门诊,至今28年了。

10月19日上午9点,快报记者来到市红会医院门诊4楼的蜂疗门诊探访,诊室里坐了七八个等候的患者。

有位60多岁的大伯,类风湿关节炎已六七个月了,说双肩连着手臂抽着疼,抬不起手臂。杭州市名中医、主任中医师张金禄用镊子夹住一只活蜜蜂,轻轻放在他的肩膀处的痛点,按压蜜蜂腹部,促使蜂针刺入皮肤。几秒钟后,一根蜂针顶着白色的球囊留在皮肤表面。

“你看,这白色的球囊,在一张一缩,它有两块括约肌,现在还在活动。球囊里面就是蜂毒,括约肌正在推动毒液一点一点进入人体。”张金禄解释。

接着,张医生又在大伯的肩膀上找准了一个穴位,先消毒,再取出蜜蜂蜇,完成治疗后,他叮嘱:“坐一下,别马上走,半小时后给你取掉。”这位大伯是第一次接受蜂疗,张金禄反复叮嘱他:“不舒服和我说,马上给你取下来。”

实际上,在蜂疗门诊里,大多数是每周到访的老患者,在等候时间大家唠唠家常,不少病友都以姐妹相称,每周的诊疗似乎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被叮的那一刻真的很疼,但和平时的关节疼痛相比,就算不上什么了。而且张医生很细心的,我们都很信任他。”73岁的王阿姨边说边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手指,“我本来右手食指痛得动都动不了,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风湿会反复发作,天气热一点就好了,黄梅天就疼得厉害,为此吃了三年激素药,但越吃越没力气。蜂疗以后,激素药慢慢减量,现在已经不吃了。”王阿姨说。

门诊里坐着一位年轻的男士,一问还不到四十岁,强直性脊柱炎。他说,2008年开始他每周都会来张金禄医生这里“报到”一次。“强直性脊柱炎是免疫方面的疾病,发病时每天痛得难以入眠,衣服都不能自己穿,吃药也解决不了,跑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效果,后来找来这里试一试。”他说,10年坚持下来,现在基本上没有感觉了,药也已经停了,工作、生活都不再受影响。“有位上海的病友第一次来,是抬着进诊室的,后来已经可以自己来回了。”

90岁的老奶奶每周转两趟公交车来治疗

“断根是做不到的,稳定住就很好了”

下午门诊一点半开始。中午,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奶奶就已等候在诊室门外。

“您来啦,要先等一会儿。”张金禄介绍,这位老奶奶90岁了,有风湿病,是他门诊年龄最大的患者,也是蜂毒治疗时间最久的。

老奶奶姓卜,家住沈塘桥附近,来红会医院蜂疗一次她需要转两辆公交车,但仍坚持每周来两次。

“我69岁发病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他们大家都叫我‘老神仙’、‘老祖宗’。”卜老太太笑着说:“当时这幢楼都还没造呢,门口的立交桥也没建。”老人家还清楚地记着第一次来就诊的情形:“那个时候我的腿完全动不了,下不了地,还是我大儿子背着来医院的。当时也没有电梯,儿子背我上四楼……”

“风湿病发病很痛苦,尤其是想上厕所的时候,站不起来,动一下就很疼,太难受了。”卜老太太回忆说:“当时膝盖骨头里有水,整条腿都是肿的。跑了两三家医院,挂盐水挂的手都痛了,还听人介绍跑到一家医院打了三支针,五百块钱,二十年前的五百块钱多贵呀,但仍没有效果。

“之后我儿子们看到医院的宣传,便带我来试试叮蜜蜂。”接受蜂毒治疗后,卜老太太的风湿被稳定住了,水肿消了,也可以下地走路了。

卜老太太说:“要做到断根是做不到的,慢性病,稳定住就已经很好了。”这二十年来,她基本每周都坚持来做蜂疗,起初一周三次,稳定后一周两次。腿脚利索后,她都是自己转乘公交车来,如今年纪大了,家人会陪着来看。

“这个蜂疗不像是开刀动手术,一次性就能把病根切除,立马就见效。但我妈这个腿能正常行走,张医生有很大的功劳。”卜老太太的儿子说。

“最重要的还是要自己注意保养。”老太太在离开医院前对记者强调:“好多人觉得自己哪里痛就不愿意动,在家躺着,这样是最不好的。还是要适当运动,适当锻炼。”

蜂疗适合什么样的人?过敏体质者禁用!

一定要在正规医院专业医生指导下进行

一上午的蜂疗门诊,从7点半到12点半,张金禄医生一刻都没停下来,接诊了四十多位患者,电脑桌上横躺的塑料瓶里也已经安放了四五百只“牺牲”的蜜蜂。

刚开始来治疗的患者,一般用一到两只蜂。张医生说,待适应后会逐渐增加用蜂只数。记者跟诊的半天时间,多数患者用了八九只蜂。发病严重的,医生叮嘱一周要来三次,情况稳定了可以一周两次或者一周一次。每位患者有一张治疗卡,张医生在上面记录好每个人蜂疗的次数、每次用的蜜蜂只数,主要是方便记忆,查看有没有过敏等情况。

张金禄医生介绍,蜂疗门诊来得最多的是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以及一些颈椎病、肩周炎、网球肘的患者,偶尔也会遇到痛经、生冻疮的来做蜂疗。其中,类风湿关节炎多发于30岁以上的女性,而强直性脊柱炎则多发于青年男性。

“蜂疗最显着的是作用是两方面:一方面,蜜蜂的尾刺似针,能刺激人体的经络、皮部,以疏通经络,调和气血;另一方面,蜂针中的蜂毒活性成分进入人体,发挥了蜂毒的一系列药理功效,在抗炎、止痛方面有相当不错的缓解作用,像一些肌肉、关节僵硬的,用蜂疗还能使其软化。”张金禄说。

“我知道的目前杭州地区,正规医院医生在做蜂毒治疗的就我一个,但以前也见过养蜂人兼职帮人蜂疗。”张金禄特别强调,每个人对蜂毒的敏感性差异非常大,有个别人对蜂毒过敏,蜂蜇后会出现局部乃至全身红肿,甚至是严重的致命性反应。“尤其过敏性体质者禁用,另外肝、肾、心脏功能不全者也最好不要尝试蜂疗。”

张金禄建议,若大家想要尝试蜂疗,应当选择在正规医院里做,进行确诊、脱敏等完整流程,安全系数也更高。

既是中医师也是养蜂人

蜂毒疗法如何传承?

市红会医院蜂疗专科门诊创建于1990年。当年为什么要开设这个门诊?市红会医院中医科刘喜德主任说:“蜂毒疗法有中医特色,也有疗效,副作用相对小,患者对它有需求,因此医院特别开设了蜂疗门诊。”

张金禄就是从那时开始使用蜂疗的。“在中医领域找中医的突破,跨科领域容易出成果。”张金禄说,他也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从一位关节炎患者那听说蜂毒对治疗风湿有很大帮助,便开始钻研、探究蜂毒疗法。“起初还闹过一个笑话,错把果蝇当蜜蜂捉来,却发现并没有刺。为了熟练手法,最开始也是拿自己练手,手臂被刺得一排排都是小孔。”

张医生的蜜蜂从哪里来?他自己养!如今,他一共养了6箱蜜蜂,每个蜂箱里有近万只蜜蜂,都是他的宝贝。

张医生介绍,他用的是意大利蜂,比我国本土的蜜蜂更强壮。首先是抵抗力较强,受到病害较少;其次就是产蜜量较高,“最主要的是用它来治疗,效果也很好。”

“以前蜜蜂是让朋友帮我养着的,他是专业的养蜂人。可是后来觉得不方便,就自己来养蜜蜂了,算起来超过10年了。”可以说,张金禄是一名中医师,也是一名养蜂人。

蜜蜂的寿命不长,但是需要一年四季长期供应,他花费的心血也很多。“最主要的是保温,养蜂室要处在20℃左右的恒温。加上地处市区,不能随意将蜜蜂放飞出去,还要亲自给小家伙们喂食。

“但治疗所需的蜜蜂量大,消耗太快,我的蜜蜂也越养越少了。”张金禄很是心疼。“也在考虑将蜂毒采集,制成粉剂或药膏来进行疾病的治疗。

“蜂毒疗法虽然效果好,简单易行,但必须要饲养蜂群,否则就无法进行。中医讲究一个传承,我也希望蜂疗能传下去,女儿正在跟着我学。女儿从小受我影响,对蜂疗和养蜂耳濡目染,也是最佳的徒弟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