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  xxx

微型“养老院”来到家门口<meta name="apple

近日,在普爱振头社区长者照护中心一楼活动室,几位老人在教练指导下练习瑜伽。 记者 尹翠莉摄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很多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与此同时,一些老年人对入住养老院仍存有疑虑。传统的养老模式已不能满足老年人的多种养老需求,如何既解决“床位荒”,又满足老人家门口养老?记者对石家庄市正在试点的小微型嵌入式社区养老模式进行了探访。

  把专业养老服务“嵌”到社区里

  “两腿打开,与肩同宽,双臂下沉,慢慢呼气,吸气……”11月1日,普爱振头社区长者照护中心一楼活动室,伴着轻柔的音乐,6位老人在教练指导下练习瑜伽。

  “照护中心第一层主要面向社区的活力老人,除了瑜伽课,还有声乐、书法、绘画、舞蹈等课程可以供老年人选择,满足他们不同的精神需求。”普爱养老运营管理中心经理张美玲说。

  在二楼康复室,一位老人在用健身器材做康复训练。老人说自己就住在这个社区,几年前得了脑梗阻,自从今年9月社区有了照护中心,他每天都会过来用专业的器材进行锻炼。

  在三楼一间棋牌室,有两位老人安静地下象棋。“这位大妈是一位半失智老人,她的老伴每天在这里陪她下象棋。”张美玲说,一个月前老两口就住进来了,家属每周都过来看看,平时老爷子自己陪着老伴。每天有专业的护理人员定时给二老检查身体,一日三餐也很可口,老人住着很安心。

  “中心的二三层是封闭区,主要面向半失能失智老人,有专业养护人员照料。”张美玲说。

  张美玲介绍,房门采用鲜亮的不同颜色,为了防止有些半失智老人走错,“记不住门牌号和位置,只要记住颜色就可以了。”门口的老照片也是为了唤起他们年轻时印象深刻的事情。

  “2017年石家庄市进行了小微型嵌入式社区照护中心试点建设,尝试推进小微型嵌入式社区照护中心建设和运营模式。目前在市区五个区内开展了10个试点。普爱振头社区长者照护中心就是其中一个规模较大的试点。”石家庄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处处长鲍婕介绍,所谓“嵌入式”社区养老模式,就是把养老院的专业养老服务“嵌入”到社区,为老年人或者老年家庭就近提供短期集中照护服务和居家上门服务。这类模式主要是由社会资本投资,在老人密集社区内建设,床位数量一般在10张以上,50张以下,具备日间照料、短期托养、康复医疗、社工介入、上门服务等功能,主要解决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在家门口养老的问题。

  从家到照护中心只有“一碗热饭”的距离

  11月2日10时多,记者来到位于青园小区7号楼的爱巢社区照护中心,几米之外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推门进去,几名工作人员在忙着调馅。“今天的午饭是饺子,好几种馅。”工作人员小武说,一会儿还有住在青园小区的居民帮忙做饭。

  临近11时30分,饭香越来越浓郁,陆续有几位老人过来取餐。“午饭都是10元钱,昨天是三菜一汤,我在这已经吃过几次了,油焖大虾啊、香菇油菜啊,菜样很多,主食管够,味道还不赖。”青园小区8号楼的郑阿姨说,儿女不在身边,老伴儿没了之后,她一个人在家,经常凑合吃两口。有了爱巢社区照护中心,只要打一个电话就能订餐,不愿意下楼还能送餐上门。

  “照护中心刚运行一个多月,运行之前,我们对青园小区做了详细调查分析,这里60岁以上老人将近2000人,占整个小区人口的五分之一,多为企业退休职工。”河北爱巢养老集团创始人张红雨告诉记者,有些老人腿脚不灵便了,但身体可以,不愿离开熟悉的社区和人际圈,而另一方面,子女忙于工作无法照顾老人,吃饭成了这些生活能够自理或半自理老人的难题,基于此,照护中心开始推行助餐服务。

  “老人从家里走过来,饭还是热的,城市老小区的养老就是‘一碗热饭’的距离。”张红雨认为,类似青园小区这种密集型老小区“寸土寸金”,建设大规模养老机构不现实,而小微型嵌入式社区养老模式可以为老人提供一个活动场所,满足老人聚会、娱乐等精神需求的同时,为老人提供配餐服务,还可以提供老人所需的照料和护理,让老人在家门口就能养老。

  走入百姓家还要过老人“信任关”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石家庄市户籍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175万余人,占全市户籍总人口的17.98%。80岁以上高龄老人21.6万余人,占老年人口的12.35%。

  鲍婕说,石家庄市在1993年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是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较早的城市之一。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变化,传统的养老模式和服务已经不再适应如今老龄化社会的发展趋势,特别是不能满足老人们的需求。

  “养老机构扩张没空间,没有充足床位,而很多老人入住成问题;居家养老靠上门服务维持运营,有空间却缺乏市场。”多位养老机构负责人都表示,在中国传统观念里,很多老人对入住养老院还是心有芥蒂,担心被当成是子女不孝,有很重的道德压力;另一方面,老人对上门服务又有较高的防范意识,担心会不会被套取隐私、做推销等等。

  “小微型嵌入式是一个方向,参与其中也是一种试水探路,做好了会有很大的市场,但前提是要先让老人信任、放心。”多位养老机构负责人认为,小微嵌入式可以结合辖区人群特点,提供专业化养老服务规划,同时发挥社区居家养老延伸服务,将居家养老服务更好地通过社区辐射到周边辖区居民。然而从长远看,还需要培育全社会“花钱买服务”的养老理念,通过政府引领,搭建机制,制定标准,发动养老机构参与,进行市场培育,养老服务新模式才能健康良性发展。

  “为探索居家和社区养老领域可复制可推广的市场化养老服务供给模式,政府将出台针对小微嵌入式社区养老模式的详实试点建设方案,包括其服务功能、设置规范、规模要求、场所设施要求、安全要求以及运营模式、补贴政策等方面,都将有统一标准。”鲍婕表示,2019年,石家庄市各县(市、区)将根据辖区内养老服务设施分布情况和老年人养老需求,因地制宜建设,力争到2020年底主城区和县城城区的各街道实现小微型嵌入式社区照护中心全覆盖。(记者 尹翠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